子瞻

随便写写

hmh你再搞🐺妈妈饭都要吃不下了🙃

【黄豆】痒


对于只是心怀感激地接过对方递来的复习资料,就突然毫无防备地被抠了手心这件事,金钟炫大概花了有一分钟让自己假装镇定下来。

此刻他正身处一家咖啡店,身边坐着的是为了挽救他的学分,替他操碎了心的郭英敏前辈。

“钟炫你放心,旼炫是我在高中时就认识的非常优秀的后辈,现在和你一个系。有他的帮助,一定不会让你挂科。”郭英敏信誓旦旦的说着,对自己的安排很是满意,笑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金钟炫眼神闪烁,前辈的话是没听进几句,他现在迫切想去洗手间照个镜子,check一下自己逐渐发热的耳根。而坐在他正对面的始作俑者,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笑眯眯地看着他,游刃有余的样子。

直到那天道别后,金钟炫整个人还是恍惚的。要不是看着手机上对方传来的讯息,他甚至有些不记得他们互相通过KAKAO好友时的情景。

之后都是对方主动的邀约,再到几乎每天都要见面,地点大多选择在图书馆。学习并不使金钟炫快乐,每每发现他在走神或者昏昏欲睡时,黄旼炫就会突然凑到他的眼前,很近很近,很温柔很温柔地对他笑。

金钟炫想,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呢。

结束图书馆的行程,黄旼炫总是会有“多余”的电影票,他们几乎clear了这两个月上映的所有新片。然后就到了饭点,一起吃个晚餐再顺其自然不过。有时是他们两个人,有时会叫上几个好友。

“钟炫呐,写得不错呀。”郭英敏手里拿着金钟炫的实验报告,又一次觉得非常满意。

“我们钟炫认真起来也学的很好呢。”黄旼炫摸了摸金钟炫的头,在大家面前夸奖他。

金钟炫胡乱应了两声,在心里嘀咕,拜托,这篇报告和他给黄旼炫修改之前写的,完全是两个东西。好的OK,他选择接受表扬埋头苦吃。

“我想出国旅行,等考完试,这个假期我们不如来个Double Date。”崔珉起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提议。

“我觉得不错。”郭英敏拿起纸巾替崔珉起擦了擦嘴边的油腻。

什么?Date?金钟炫突然瞳孔地震,惊慌失措地看向黄旼炫。 对方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像是要等他先开口的样子。

“钟炫你觉得呢?”崔珉起推了一下金钟炫,看到他有些慌乱的表情,勾住金钟炫的肩把他拉到身边,凑在他耳边小声说,“你不会是怕和旼炫出去单独住吧,你们交往到现在难道还没有那个过?”

“呀!崔珉起!”金钟炫一把推开崔珉起,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起了大片红晕。

崔珉起笑得花枝乱颤,拿起桌子上一团纸巾丢向黄旼炫,“想不到我们旼炫是走纯情路线的。”

直到聚餐结束,崔珉起几乎已经把旅行的行程都规划好了,时不时还要揶揄黄旼炫两句。

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黄旼炫走在前面,金钟炫低着头慢吞吞地跟在他后面,他有一点高兴,又有一点难过。

应该算是在交往吧,连朋友们都默认了。但是他们彼此又没有道破过这段关系,或许黄旼炫并没有那么喜欢他,只是觉得有趣,他这么胡乱地想着。

“害怕吗,钟炫。”

“嗯?”他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抬头,月色下那么美好的黄旼炫,就站在他面前。

“害怕旅行和我一起住吗,我们钟炫。”

脸颊又开始发烫,金钟炫低下头对着手指。黄旼炫看着他的样子觉得可爱的不行,伸手把他搂进怀里。

“如果害怕,我们可以提前演习一下。”

“嗯?”

“今晚要不要过来我这里?”黄旼炫的唇贴在金钟炫耳边,声音要了命的性感。怀里的人把头埋的更深了,嗯嗯啊啊不知道在念什么。

“什么嘛。”黄旼炫好笑地问他。

“没有…盒盒盒盒…”回答他的是一个软软的声音,“就是觉得…手心有一点痒。”

黄旼炫笑开,握住金钟炫的手,在掌心落下一个吻。

“怎么办呐钟炫,我那么喜欢你。”

“盒盒盒…我也是啊。”

【黄豆】放任

蝉鸣。

燥热。

风扇呼哧呼哧。

“呀!这空调什么时候可以修好!”崔珉起推开门探头,“我出门了,去图书馆吹空调。”

“慢走。”
“不是这样打的。”
“好吵。”
“你给我玩一下。”
“不要。”
“就一下。”
“玩你自己的。”
“我的账号还不能玩这一关。”

房间里两个人,面对着风力微弱小电扇在地板上坐着。黄旼炫从身后把金钟炫圈在怀里,一只手环着他的腰,伸出另一只手作势要抢他的手机,金钟炫眉头都皱起来了。

“我说你们两个这样不会热吗?”

“热。”
“不热。”

崔珉起翻了一个大白眼,关上门。

被成功抢夺手机,扔下专注投入捕猎怪物游戏的某人,金钟炫慢悠悠从地板上爬起,慢悠悠挪到床边,慢悠悠躺下闭上眼睛。蝉鸣声仿佛某种催眠暗语,神志渐渐远离。

一个适合放任自己的季节,他这么想。

时间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五分钟,半梦半醒,耳边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床垫也往下沉了几公分。

又来了,像是习惯或者某种嗜好,那个总是会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家伙。看似一只黏人的大型犬,其实又狡黠的很,如同他的面相,一个笑就能勾走大片少女心。

危险人物。


“还没有睡吧?”

嘴上虽然这么问着,手却已经理所当然摸了上来,熟练地滑进T恤。

金钟炫决定装死。

耳边传来热气,被蹭了。他不禁瑟缩了一下,换来一阵轻笑。

“可以吗?”

什么可不可以,你不是已经在摸了。“可是很热啊。”既然你想玩推拉。

“可是会很舒服的。”

是啊,从他们第一次莫名其妙开始之后,他就没有拒绝过,因为很舒服。

不知道如何应付明天的考试,零花钱太少到底是买游戏还是思春期的演唱会,崔莲花和郭阿龙冷战那么久让他好不尴尬。

你看,烦恼的事情那么多,舒服一下就可以暂时忘记。

哦。

还有。

他们算什么。

狡猾的家伙。

你到底是喜欢舒服还是喜欢我。


啊,下面被握住了。

“唔…”金钟炫蜷起身子,发出黏糊糊的声音。


算了算了。

就再放任一下吧。

Olivia 染白

我知道肯定有哪里不对(。-_-。)

【叶黄】人生只是一场可以犯规的游戏

白烂 超级OOC

标题瞎起的

带一点点喻黄,没有肉的伪ABO..

 

 

 

 

 

 

 

叶修叉掉了正闹得疯癫的职业选手群,花花绿绿大小不一的字体像一个个跳跃的音符,不知怎么在脑海里化作了一曲野蜂飞舞。强烈的节奏击打着他的感官,视线慢慢无法对焦,他觉得自己有一点头晕。关掉显示器,叶修躲上了阳台。

 

雨季的H市空气中透着股凉意,只披着一件单衣的男人不禁打了个哆嗦,他从裤袋里摸出包烟点了一根,双手靠在窗台望着远处。扑鼻的潮湿气味,是那绵绵细雨。

 

原本弥漫着涌上的混沌感消逝渐去,眼前的风景明亮了。应该是缺氧,叶修吐出一口烟雾,他想。

 

“老大老大,还下副本么?”包子探出头问,年轻的Alpha充满朝气,似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叶修摆摆手,告诉包子今天让他自己去玩竞技场。包子摸摸头,自言自语地走回训练室,“老大今天有点奇怪哦。”

 

一旁的魏琛退了游戏,屏幕右下角的QQ群闪烁不停。他点开,群里早已炸成一锅粥。起源是不知谁先PO在群里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恰恰是魏琛再熟悉不过的两个人,他的后辈,蓝雨的正副队长。黑夜下抓拍的光线昏暗,镜头也稍有不稳,却恰恰给照片上相拥的两人增添了一些别样的味道。

 

照片被放到了荣耀论坛上,世界都疯了。群里的职业选手纷纷表示求证,当事人之一的黄少天一反常态没有露面,倒是蓝雨队长在群里打了四个字:^_^我告白了。

 

叶修依然站在阳台上吹风,背后苏沐橙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了他身边,给他递了杯热茶。“不去看热闹啊?蓝雨的剑与基石一对璧人,天作之合喜大普奔。”

 

没有说话,叶修知道苏沐橙是在故意讽刺他。

 

十年来,荣耀对于自己意味着什么。兴欣这些日子渐渐走上正轨,装备、材料、公会、资金、新人的引导、常规赛战术布置,叶修投入了全部的精力,每天都在距离他所要的更近一步。纵使是联盟公认最优秀的Alpha,他以为自己早已分身乏术,再无心考虑其他。

 

到头来并不是这样。

 

 

早在第四赛季,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剑客,天不怕地不怕。赛场上他是一个边刷着满屏文字泡边伺机而动的冷酷杀手,和喻文州两个人才华显露,是联盟迅速窜红的新星。却被叶修一次又一次杀得抬不起头,小剑客从那时起就热衷于骚扰叶修,一来一往熟络了起来。

 

“你觉得这个话痨怎么样?” 苏沐橙那时也刚刚加入嘉世,天天和叶修混在一起。

 

“竟然是个Omega。”叶修只是轻笑说了一句。

 

是的,荣耀职业圈里,几乎七成的选手都是Alpha,他们有着傲人的天赋,是社会中少有的精英。剩下的多数是Beta,即使存在Omega,往往也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像黄少天这样,知道他性别的无人不是啧啧称奇。

 

“你不要装傻呀,联盟难得出现个那么优秀的Omega,虽然很烦。好啦,我承认也有点可爱啦。像他这样天天和一群Alpha在一起,不抓紧很快就会被人抢走的。”

 

“胡说个什么劲。”

 

苏沐橙摊摊手,“别说你看不出来话痨喜欢你哦,只要你不嫌他吵我倒觉得挺好的,找一个荣耀打得好的作伴你也不会闷的呀。”

 

叶修那时候还是叶秋大神,荣耀三冠在手。这样的Alpha倾慕者绝不会在少数,特别是在圈内,但他的身边却从来没有固定的伴侣。至于那个话很多的Omega,见过几次面,凭着天生的信息素感知,叶修也大概能察觉到一丝暧昧。只怪这位大神的世界,被一个网络游戏填满,再也装不下别的。

 

这个话题虽然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但是苏沐橙有一句话让他怎么都忘不了。

 

你不可能一辈子都抱着荣耀哦。

 

 

周末是蓝雨主场迎战兴欣,在场馆巨大的欢呼声中,蓝雨拿下了一场胜利。G市同H市一样,也下了几天的雨。在沉闷的低气压下,兴欣的队员们难免更增添了一份失落感。赛后记者会结束,蓝雨经理叫住了魏琛。对于这位昔日的队长,蓝雨俱乐部还是很有感情的。经理的意思是晚上蓝雨做东请兴欣吃顿饭,魏琛和陈果当然也就高高兴兴接受了,一队人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饭局在G市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当晚的主角当然是被拉着各种叙旧的魏琛,连喻文州都凑了上去。倒是平日叽叽喳喳不停的黄少天,一个人窝着角落闷头吃。从叶修的角度正好能把他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年轻的Omega和以前一个样,只是似乎更加瘦了。从他袖口露出一截白皙的臂腕,纤细的骨架让人忍不住想牢牢扣住。

 

明明好好的吃了抑制剂,叶修心中却窜起了一簇火苗,只要想到眼前的Omega也会成为别人的,就像这样光看着就能让他无法平静。或许苏沐橙洞悉得到陈年那段没有溢出的感情,但无论是谁,包括她,都不曾知道在当年,叶修和黄少天是有过一段关系的,虽然它短暂绚丽如同一场烟火盛宴。

 

就好比一本狗血得毫无亮点的言情小说,时间似乎是在第五赛季。忘记了是哪场比赛,忘记了比分如何。叶修只记得那天在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缩在墙角发情的黄少天。扑鼻的香甜气味像一针强心剂,单手扯起已经软成一滩水的Omega,他能看见一双泛着雾气发红的眼睛,迷茫又无助。

 

那是一场淋漓尽致的鱼水之欢,叶修还能记得身下那个人,是一张怎样的从未见过的表情。他晃神,这人是否也曾在别人面前有过这样的表情。他呻吟着,哭泣着,乞求着。他享受着Alpha带给他无法抵抗的至上欢愉,却又表现出一丝无辜、恐慌、茫然。叶修以为黄少天是害怕,他无法停止本能的掠夺,只好俯身贴上Omega滚烫的身体,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别怕,我不会标记你。被完全压制住的身体似是僵硬了一秒,很快又软化开,却是抽泣地更凶了。

 

收回思绪,饭局已经吃得差不多,两队人三五成群闹在一起。叶修放下筷子径直走向黄少天,后者意识到时人已经就着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

 

“剑圣大大好久不见,最近出镜率很高嘛。”

 

“呵。”黄少天对着叶修假笑一声,他看起来浑身不对劲,尴尬地要死,心里起完草稿的大段大段的话结果愣是半句都没说出来。

 

“怎么,哑了?要学周泽楷你也不像啊。”叶修懒懒地靠着椅背,“听说你和手残在一起了?”

 

“……恩恩?啊……哎我去上个厕所。”黄少天支支吾吾了两句,起身跑了。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叶修跟了上去。身后的喧闹渐渐淡去,高级酒店的走道宽敞华丽,脚步声回荡在寂静的空间。走进卫生间,叶修反手带上门,看见黄少天对着镜子发呆。发现他后又一炸跳了起来,“你你你你,我用好了要回去了!”

 

扣住那双想触碰很久的手腕,叶修拦住了黄少天,他不等对方开口,轻轻唤了一声:“少天……”

 

黄少天一怔,自多年前的那晚,叶修还是第一次这么叫他。他止住了脚步,安静地低着头。

 

“喻文州……你爱他?”平淡的口吻不带一丝波澜。

 

黄少天倏地瞪大了眼睛,他试图挣了几下,叶修就这么牢牢扣着他,像上了一把石锁。思绪潮水般涌入,扎疼了他的心肺。

 

“叶修……”

 

Alpha不语,沉默地等待着,就连呼吸都安静了。手掌贴敷着细腻的触感,很舒服,他想。

 

“队长是……很好的。”

 

 

黄少天曾试着回想起这日发生的事,结果能记得的实在不多。除了让他晕眩城府Alpha满开的信息素,叶修单手扣着他的下颚,笑得很坏,也很伤心。黄少天觉得自己仿佛遁入了一个死循环的梦境,梦里他从天堂掉到地狱,然后再被拽回天堂。

 

从前那些日子,那些无法抑制的仰慕。他站在台下望着他的神,是如此遥不可及。再后来,他们的距离被无限拉近。

 

“哦,你就是叶秋啊。”

 

“叶秋前辈!”

 

“在不在在不在,叶秋出来pkpkpkpkpk。”

 

“老叶你还要不要脸,别跑别跑别跑!”

 

一次次带着窃喜的接近,胆怯的试探,最后都化作了虚无。黄少天不是不敢开口,他知道一切的一切叶修都懂,只是人的心究竟能被伤得多深才会死去呢。

 

知道自己进入发情期的Omega,丢弃抑制剂,出现在爱慕的人面前。我想成为你的,也想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为什么你却不愿标记我。怎料,时隔多年,故技重施,只是带着一点点侥幸,一点点矛盾的罪恶感。明明已经答应了别人,我也恨为什么还活着,这颗爱你的心。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是在宾馆的房间里。他躺在大床上,赤裸的身体被雪白的床单遮盖着,全身无力。他侧头注视着身边沉睡的男人,吐着均匀的呼吸,是叶修。他知道,这是以后都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叶修。

 

【叶黄】赌五毛这里出本子

标题只是一个弹幕【】

  

#OOC也要谈恋爱#

#OOC也要谈恋爱#

#OOC也要谈恋爱#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的混蛋男友

【第一本五毛】

 

“妈的,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帮人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不许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

 

 

16分24秒67

 

副本新纪录刷出来,意料之中的成绩。那边人都散了各忙各的,只有黄少天还逮着叶修神神叨叨,追问千机伞和退役的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人都哪里去了?怎么都没反应。”

 

耳机的另一头始终没有人回应他,正觉纳闷,忽然他察觉身边有动静,脚步声,是向着自己这个方向的。不好!难道被粉丝发现了,他心想。正盘算着怎么糊弄过去开溜,一条手臂从他后方伸上前,“啪”地关掉了显示器。

 

“我靠!”

 

“嘘。”

 

本就无人的A区,没了唯一一台显示器的微弱光亮,黑灯瞎火,此刻更是连机器牌号都看不清。黄少天整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个情况,就被人从座位上两手架起来。那个人不紧不慢卡进黄少天与座椅之间,就顺势抱着人一同坐了下来。

 

黄少天感到屁股一热,这妥妥的坐大腿了。此时环在他腰上的手,更是没有停歇直接摸向了他身下那活。

 

“艹,叶秋你有病啊,放开。”

 

“小点声呗,想让人听见吗?”叶修手指灵活,隔着黄少天的休闲裤缓缓勾画着那物体的形状,引得腿上的人两声短促的呻吟。

 

“嗯……不行。”黄少天压低声音挣扎了两下,他已经被挑逗地有了感觉。但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不远处就能听到人声,他的耻度不允许。

 

叶修一手使了力气,环住黄少天两条手臂把他固定在怀里,另一只正在裆外游走的手更是撑开松紧带,直接窜到了内裤里抚弄。黄少天先是感到一阵凉意,随后便跌进了一团水深火热,隐忍地叫出了声。“啊……叶秋你……今天犯什么病……嗯……你不是要值夜班。”

 

“我说拉肚子,和妹子换班了。剑圣大大一场几十万上下,当然不能让你做白工,这不在伺候你吗。”

 

耳边慵懒的声音带着痞味,薄唇若有似无地擦过耳垂,气息喷在皮肤上弄得瘙痒。黄少天已经全身软成一团糯米糕在叶修怀里,嘴上却还不依不饶地,“要报答,就开号和我来一把啊……哈……别……”

 

一句话还没说完整,下面那根肿胀不已分泌着液体的小口,被叶修食指抵着用指甲轻轻一刮,黄少天不自主地蜷起膝盖。

 

“这不真人和你pk着么,再说了,目前咱俩单挑的战绩是多少啊?”

 

“哈……你混蛋……”

 

下颚被扣住强行迫使转头,火热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强势不容拒绝。分开时黄少天已经不太能思考,他只迷迷糊糊听到叶修轻声回了一句,“嗯,我是。”

 

内裤已经几乎湿透,借着大量分泌的液体,握着硬物的手掌更是撸得得心应手,通畅痛快。怀里的人缩成一团,只能呜咽着带着哭腔,不敢大声叫出声。叶修看着心软了下来,加快手里的动作,黄少天闷头一声僵硬了身子,终于射了出来。

 

从一旁抽了纸巾,叶修把两个人都弄干净。黄少天余韵未过趴在叶修身上不动弹,叶修也就由着,双手环抱着他。

 

半响,黄少天终于有动静了,似乎还脱力着,他懒懒地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

 

“老叶,我真饿了。”

 

“哦。”

 

“不要榨菜。”

 

“行,哥带你吃夜宵。”

 

 

夜了,街上人很少。叶修夹着根烟在前面走着,黄少天离他两个身位一反常态默默跟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叶……”

 

“嗯?”叶修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一定要回来。”

 

“那还用你说?”

 

 

相视而笑。

 

夜,还很长。

 

 

 

= = = = = =

 

 

 

我的混蛋男友

【第二本也五毛】

 

神之领域突然震荡,夜雨声烦上线!

 

虽说只是昙花一现短短五秒,却引得世界玩家的热议。但此刻,这位剑圣本尊却——

 

“苏沐橙你这个没出息的家伙就会和他一个鼻孔出气!”

 

“嘿,我愿意。”啪地那头电话就挂断了。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这个被挂电话的家伙叫黄少天,他现在整个人,恩非常不好。

 

熟悉黄少天的人都管他叫黄少,这个称呼听上去就高大上。事实上,他无论在哪个次元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大。

 

黄少天是晋江文学网的一个签约写手,ID流木,专攻耽美文三十年。是无数少女心中的太太,无法替代的巨巨。N年前的某一天,他无意中拜读了起点中文网上的一篇网游文,从此掉坑一摔不能起。追随着他的偶像虫爹,黄少天开始打起了网游。

 

怎晓,他竟打得不错,打得非常好,打上了全区的前几名。于是,夜雨声烦的大名,又响彻了整个荣耀圈,成为了大家的男神。

 

后来,他A了。

 

粉丝对流木的评价基本都是这样的:流木大大脑洞特别大,更新特别快,我们特别爱。

 

黄少天写文的一大特点就是速度快,日更妥妥的,最高纪录一天十更。这是编辑和粉丝都喜闻乐见的事,他曾经是站里最让人省心的写手。结果,他网游了,沉迷了,不能好好码字了。负责他的编辑喻文州终于忍无可忍,一刀把他的夜雨声烦扼杀了。

 

这两天,他有一篇连载中的长篇古风耽美文,剧情正是高潮迭起的时候。谁知昨夜男盆友一个召唤,他就偷偷上线给人刷副本记录刷了一晚上。还被一个同样渣游戏的晋江小编大春发现了,第二天大春就跑去喻文州那里告状,搞得黄少天一惊一乍精神恍惚。

 

现在想写也写不出来。

 

他卡肉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也会遇到瓶颈。他的灵感从来都是潮水一般不停歇,正如他满屏的文字泡,无论吃饭睡觉打豆豆,生命不息脑洞不止。

 

他首先把仇恨都甩在了大春的身上,可碍于小编的淫威,他总不至于开号追杀人家,这样自投罗网又要被告一状。后来黄少天终于想明白了,这全得怪叶修!没事找他刷什么低级副本记录那么无聊,关键是害他 卡 肉 !

 

实在不能忍,他抄起键盘上了大号要找叶修PK,突然意识大号和他不在一个区无法加好友。立马又登上QQ一串PK轮过去,“pkkkkkkkkkkkkkkkkkkkk”。结果弹了好几个消息那头都没反应,就一个电话打给了苏沐橙,最后还被气半死。

 

“叶 修 大 混 蛋 !”

 

“哎哎,背后骂人可不好哈。”

 

“卧槽!”黄少天正从床上拿起个枕头要泄恨,冷不丁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这不就是他那个不要脸的男盆友嘛,风尘仆仆一脸疲惫。

 

“你你你你你你你怎么来了,吓死我了来都不说一声那么晚了外面还下雨呢饭吃了没啊呸不对不对不对你这个混蛋混蛋混蛋。”

 

“好了,哥千里迢迢一下飞机就赶过来,有什么屁话吞下去,哥先洗个热水澡。”说着旅行包随地一扔,熟门熟路洗白白去了。

 

独自呆在房里的人抱着枕头盘算着等会儿要好好算账,听到浴室那儿叶修呼唤道,“少天你洗发水用完了,拿瓶新的来。”

 

起身翻箱倒柜找了瓶新的,在浴室门口开了条缝给他递了进去。里面的人接过瓶子没完,顺手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腕把人给拖了进去。花洒“唰唰唰”淋了黄少天一脸一身,薄薄的睡衣瞬间湿透透。

 

“脱了吧。”

 

“脱 你 妹!叶修你几个意思你是特地跑来刷下限的吗大马路随便逮一个人都比你要脸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一脸淡定,动手解起了炸毛受的睡衣扣子。

 

“听说你瓶颈了,哥来给你找点灵感。”

 

“谁瓶颈了我靠我靠我靠你怎么知道的你手干嘛呢警告你别动别动别动。”

 

“好我不动,等会儿哥进去了你自己动。”

 

你 大 爷 !

 

最终,黄少天还是成功渡过瓶颈,并且怒更了1W字。

 

 

首杀评论如是说:不愧是流木大大!今天的肉特别香!

 

 

 

【喻文州深藏功与名】